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疯子的挑衅
    消息的内容只有一个——巨人战队三人被斩,只剩队长苍崎带着那个最憨厚的同伴活了下来!

    在试炼塔内,每时每刻都会有试炼者死去,这本不是完全不可以接受,但问题在于他们死亡的方式,乃是被人以屈辱的方式凌虐而死!

    三个巨人,全都被活活扒下了全身皮肤,而后被炽热的岩浆地刺从下体穿刺进去,直至最后慢慢从头顶穿出,这个过程缓慢,足足持续了半天,难以想象,他们临死前究竟遭受了怎样的痛苦。

    虽然秦长风有时候也让魔神给非常厌恶的人来一个**,但都是一次性直接毙命,基本不会超过十秒钟,而且说实在的,除了魔神自作主张外,他自己很少让这变态这么做。

    毕竟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已,没有杀妻夺子这样的血海深仇,何必要如此凌辱?

    当然,某些人有这种爱好,秦长风也可以理解并尊重。

    真正让他忍不了的是对方居然还直接朝他叫板——扬言要从巨人战队开始,将他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蹂躏、斩杀,直至只剩他孤家寡人承受炼狱灼心的折磨!

    很显然,巨人战队只是代为受过,因为自从拳皇世界归来后,他们就被秦长风允许打着他的名号行事,也就说收下了他们这群小弟,这在23号试练塔已不是什么秘密,对方最先拿他们开刀,也就在情理之中。

    毕竟他们实力最低,又代表着秦长风,凌辱他们就等于在打秦长风的脸,可谓最好的突破口。

    一切都有视频为证,根本不可能存在误会。

    秦长风目中寒光闪烁,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不但他在23号试练塔的威信将一跌到底,以后没人再会追随他,还会给飘絮和周芷若等人留下巨大的隐患,这尤其让他无法忍受。

    就在这时,主脑的声音直接在脑海响起——要他去参加六大试练塔排位战的战前会议。

    具体的说,就是关于排位战的策略以及战术沟通,只有23号试练塔内实力评价最高的一批人才有资格参加。

    排位战的规则早已经公布,简单归纳就是四个字——杀人夺塔!

    六座试练塔,各自占据一个六边形的一角,上面有一座高塔,为自家基地,拥有一定的攻击与防御能力,而最终排名,就是根据所占据的高塔数量来定。

    最终结算时,占据高塔数量最多的一方,自然就是第一名,其中自家基地塔若在最后还在己方手上,则可以抵五座塔!

    所以保住自家基地,自然是摆在第一位的重中之重。

    倘若塔的数量相同,则再对比还活着的己方人数,倘若还是一样,就继续对比整个队伍所击杀的人头。

    规则可以说残酷无比,就像一个巨大的斗兽场,六座试练塔最顶尖的试炼者在里面做困兽之斗,除非整个战队尚存的队员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同意投票认输,才可以退出。

    当然,不甘心的人,还可以继续在里面战斗,只是退出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选择放弃,那就只能死战到底了。

    随着眼前恢复光明,秦长风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了一处神秘之地,整个空间灰雾弥漫,双目可见的唯有一个个宛如王座一般的座椅,直接漂浮在虚空。

    这些座椅并非实质,全都是由光芒凝聚,其上浮现不同的纹路与字迹,散发出不同类型的气息,有的光明,有的雄浑,有的浩瀚,有的阴暗……

    秦长风自己坐的,呈现九彩之色,其上有龙纹缠绕,背后隐现日月星辰,在在场所有座位中,可以说是最璀璨的之一。

    除了气势,不同座位之间的地位差距,还可以从所在的位置看出来,这片虚空绝大部分地方被迷雾笼罩,但显露出来,与秦长风并排存在的,包括他在内共有三个。

    这三个位置仿佛处于台阶之上,高高在上,俯视着下方其余的座位,以及陆续出现在上面的试炼者。

    “哟,这不是秦侯阁下吗,斗战之王的威名,我可是久仰多时啊。”

    声音从左边传来,秦长风扭头淡漠的瞥了一眼,并没能看到对方的真容,其全身都笼罩在一片如蟒蛇扭动的血雾中,妖异而阴冷。

    能够坐在上方的,都是军侯级以上的试炼者,而且是最顶级的存在,要知道霜灵战队的几个成员,都还坐在下面。

    但有着这种力量气息的,此前秦长风却从未在23号试练塔听闻,而这样一个强者,也不可能突然崛起,这意味着……对方只可能是从其它试练塔转化过来的!

    “秦侯,怎么不说话,莫非是被我戏弄那个什么巨人战队的视频吓到了?”

    从那血雾中传来戏谑的声音,“其实你大可不必,只要你直接对我俯首称臣,乖乖听命于我,我自然不会在为难你那些不成器的下属。另外,没事的时候你还可以带你那两个红颜知己来我这里交流感情,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嘛,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哈……”

    话音落下,整个虚空瞬间死寂。

    原本下方还有感到新奇的试炼者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但此刻就全部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

    上面那几位,每一个都光芒璀璨,如三轮太阳一般,恐怖波动惊世,全都是本试练塔内雄霸一方的巨头,谁敢参与进去?

    更何况,那位至今未尝一败的秦侯,可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辈,而今被人当面挑衅,不可能不反击,没人想成为被无辜殃及的炮灰。

    “阁下才从第十号试练塔转来不久,秦某记得似乎并未得罪过你吧?”秦长风坐在王座之上,一缕又一缕的神辉凝结,烙印虚空,散发大道法则的气息,让人如被山岳镇压,承受巨大压力。

    “你的确没得罪过我,但我就是看不惯你不行吗?谁叫你以前那么高调,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也就罢了,现在我这只真老虎来了,自然要杀只鸡给你这只猴子看看了。”

    血色王座内,讥诮的声音隆隆作响,生怕在座之人听不到似的。

    虽然很刻意,但他的目的达到了,通过踩压秦长风这个曾经23号试练塔风头最盛的强者,他成功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竖立了自己的威信,达到与秦长风并论,甚至压过一头的程度。

    毕竟现在,纵观最后六座试练塔的所有试炼者,还有几个人敢这样挑衅斗战秦侯?

    秦长风沉默,九彩神芒中悄寂无声,有一种让人压抑的沉静,所有人都屏息静气,暗自猜测他究竟在想什么。被人这样连续挑衅而不反击,这并不是他以往的风格啊?

    这时,下方的十数人中,有一人沉声喝道:“血炀,你来这里的目的,我们都心知肚明,不过是为了帮你主子来拖我们的后腿而已,所以你才处心积虑地挑衅秦侯,意图让他在排位战时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你身上,从而让我们一团散沙,失去竞争第一的机会。”

    他旁边一人立刻附和道:“不错,秦侯天纵绝世,一路走来见过多少风浪,岂会被你这区区雕虫小技影响,等过了排位战,想斩你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话音落下,虚空中瞬间哗然,众人没有想到,看似简单的飞扬跋扈后面,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隐秘。

    接着众人更是背脊发凉,这一计简直太毒了,本来六大试练塔排位之战就凶险无比,结果还有敌对势力送来这么一根搅屎棍,23号试练塔可谓内忧外患,前途一片黑暗。

    “你们两个爬虫倒是知道得不少,是若琉璃教你们这么说的吧,可惜知道了又怎样?我就是正大光明的要拖你们的后腿,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打我吗?哇……不败秦侯,琉璃圣主,我好怕怕啊,求求你们,别打我好不好?我会很乖的……”

    血色王座上的人影手舞足蹈,像是在表演一场滑稽剧,众人全都无言,对于这样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在不能杀人的试练塔内,你真的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这时,沉默了许久的秦长风蓦然开口,幽幽问道:“排位战中可以杀队友吗?”

    大殿内的瞬间沉寂,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明。

    “可以,不过要离开基地塔的范围之内才行。”上方三个王座之上一直没有出声的那一个传出缥缈的声音,正是若琉璃,而今她已是第七层的军主!

    虽然是刚刚才晋升,但也不得不让人她晋升的速度之快。

    “那就好。”秦长风轻轻点头,只是这样淡淡地回了一句,但在众人耳中,却不亚于雷霆轰鸣。

    “好你娘,没听到要我离开基地塔的范围才行吗?”血炀气急败坏地吼道,他很不爽秦长风这幅云淡风轻,完全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中的样子。

    “我娘已经不在,你这么挂念她,我和乐于送你去见她。至于你所关系的……”

    秦长风站起身来,道:“我会第一时间让基地塔不复存在。”

    “你要拆了自家的塔?”血炀头部的雾气散开,露出一张俊俏却妖异无比的面庞,此刻瞠目结舌,写满了难以置信,“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等于将胜利拱手让人,没了基地修养,你处处是敌,拿什么和其他人斗?”

    秦长风心态很平稳,回道:“我认为杀了你比什么都重要,我这个人伪君子,很记仇,睚眦必报的那一种。”

    “疯子,你这个疯子……”血炀懵逼了,然后暴跳如雷,如果秦长风真这样不管不顾,没有一点大局观,那他可就真的麻烦了。

    “接下来的事你们自己商量吧,一切在自爆基地塔的基础上。”

    留下这样一句话,秦长风孑然而去,挥一挥衣袖,什么都不带走,却留下了一地鸡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