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神灵敬我当显灵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虚空……”

    面对虚无侯蕴含了虚空法则奥义的强势一击,秦长风口中喃喃轻语,而后眉心之中,突然射出一片透明的迷离之光,穿过面具后如雷达一般,在急冲来的虚空波纹中扫过……

    随后众人便全部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骇然只见秦长风身入柳絮,随风摇摆,沉沉浮浮,飘忽无定,看似了无痕迹,但在某些高手眼中,却如同天痕般震撼。

    因为就是凭借这样的摇摆飘动,秦长风就安然无恙地躲过了全部的音波与虚空裂纹!

    此刻的他,带着黄泉面具,看不出表情,显露在外的双眸无比平静,他目前虽然没有掌握虚空法则的奥义,但凭借梵天魔眼,却可以洞穿甚至预知虚空变化的一切轨迹,故而才可以做到这样云淡风轻的从无数细小虚空裂纹之间穿过的神话。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伤害都躲了过去,其中有一小部分是被防御和金刚无垢被动能力强行扛过去的,只是人们被他绝世淡然与缥缈的样子惊颤,故而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罢了。

    而且,无论过程的真相如何,世人关注的永远只有结果。

    “这样足以斩掉一排普通军侯的一击,就这样被破解了?”

    外界观战的人心中震撼,而身处战场上的各方则更加惊悚,因为身临其境的感受,永远比隔着光幕观看强烈太多。

    虚无侯这一击的强大,无须任何质疑,在军侯境界,这样的一击,能够令至少七成以上的其他军侯绝望。

    因为法则奥义理论上是军主尊王才能触及的领域,军侯之中只有极少数最强者才能提前掌握,虚无侯因为血脉天赋的缘故天生就能获得空间奥义,故而才拥有而今强势的地位与实力。

    所以在第七层以下,谁掌握了法则的奥义,哪怕只是一道,哪怕只是些许皮毛,只要足够融入技能,就可以同境称王!

    正是有这样的原因在,人们才对秦长风轻描淡写躲过方才那一击如此震撼。

    “你再躲给我看!”

    巨无侯恼羞成怒,大叫咆哮,四蹄在虚空划动轰隆而来,登时天地暴动,周围的虚空向着他急靠拢压缩,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一件半透明的晶莹铠甲,覆盖周身,雄浑浩瀚之处,难以言喻。

    更可怕的是,由于他对虚空的疯狂掠夺,在他周围,竟形成了一片极致漆黑的真空地带。

    那里连虚空都没有……是虚无绝地!

    一切生灵一旦被陷入其中,都只有死亡这一个结果!!

    “法则?”秦长风笑了一声,抬手一指,幽幽的道:“我也有,来比比谁的更强?”

    秦长风右手捏印,天龙圣印,九龙降生!

    左手神杖浮现,圣光权杖,朝前一指……

    九条黑色魔龙出杀机,每一条都化作数百丈长从此苍穹,如一条条神脉一样穿梭,震得长空扭曲,神威惊世,朝前汹涌冲去,准备硬撼那身高百丈的虚空巨兽!

    “哧!”

    两人之间爆出无量刺目之光,如同恒星闪耀,这不是力量碰撞所致,而是法则奥义的交锋所形成!

    其中这一自然是星空巨兽的星空奥义,另一道便是秦长风所领悟的死亡法则。

    九条魔龙没有冒然冲入那片虚无真空领域中,而是一条一条似秩序神链一般,将之连同其中的虚无侯一起缠绕封锁,散浓郁的寂亡与埋葬气息,符文与道痕交织……

    “那是……”

    九龙封棺!

    虚空幽寂,但所有人皆陡然睁大了眼。

    一具黑棺,完全以死亡奥义形成的法则之棺,将虚无侯巨大的身体葬在其中!

    这棺淳的六面,全是死亡奥义的实质化显现,葬在其中的一切,都终将被剥夺所有生机。

    九条魔龙缠绕其上,便仿佛世间最坚固的锁链,以四圣锁天阵的方式,将死棺所在虚空整体封死,令虚无侯无法以空间穿梭的形势脱困,同时将打开棺盖的唯一希望也抹杀。

    陡然惊变的形势,令虚无侯仰天怒啸,此刻的局势于他而言,不可谓不凶险。

    龙链不断,死棺不破。

    死棺不破,生机不存。

    而龙链能否被崩断,却只有一半的决定因素在他手,另一半在秦长风手中。

    秘光冲天,虚无侯整个人迸神华,透出一股惊人的波动,从口中喷出一枚白色光珠,看去炽亮到极致。

    这就是他的本命星魂,名为虚空火源珠,乃是他以一种诞生在幽寂虚无中的无根之火为基础材料孕育而成。

    与一般的本命星魂相比,这枚虚空火源珠最大的特点是虽然有相,但却无形,几乎无法被彻底摧毁,故而可以在对敌时放心的祭出来参与战斗,而不用担心一不小心被毁灭后瞬间坠入深渊。

    本命星威,永远是试炼者最强的手段之一,眨眼间,那枚火珠便崩散化作一片火焰覆盖虚无侯巨大的身体,在虚空战甲上燃烧,威势惊人,死亡之棺立刻开始颤动。

    天地暴动,虚空中出现恐怖景象,一片片虚空裂纹,似暴风雨中的雷电炸裂数百里的天空。

    与此同时,黑色波纹滚滚,形成汪洋浪涛击天拍地,令天地之间,成为生命禁区,死亡葬地!

    这是两种法则的直接争锋,为世间最可怕的禁忌景象之一!

    出现在两个军侯级试炼者的战斗中,实在不得不令人为之震撼与敬畏。

    这样的战斗,别说参与,很多军侯,甚至刚刚晋升不久的军主只要被波及,都极有可能会在刹那间撕成粉碎,或是瞬间凋零死寂。

    “是死亡法则,秦侯也提前领悟了法则奥义,而且还是不弱于虚空的死亡法则!”

    秦长风施展出法则的力量,远比虚空巨兽更让人惊颤。

    因为后者是通过血脉天赋获得,而秦长风却是凭借自身领悟,其中的难度不可以道理计。

    此刻最前面,也是整体实力最强大的那几座试练塔的大人物们,都怵然有些心悸了,秦长风的实力,一次又一次的乎他们的预料,这种提升度,实在有点太邪乎了!

    要知道,虚无侯来自第八号试练塔,他也是打败数十上百个强大的竞争者之后,才得到这个转化试练塔归属的机会。

    一个试练者,转化归属到另一个试练塔,不但需要花费巨大的代价,还有着另外一些严格的限制。

    例如每一座试练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能够允许转化过来的试炼者数量都非常有限,通常只有一两个。

    例如可转化的试炼者境界,最高是军侯级……所以这一次刻意转化过来的强人们,全都是军侯级的存在等等。

    即便满足了条件,也并非百分百能成功,而是有着不敌的失败概率,最终一切图谋成空。

    这些条件中,很多都不是一个军侯级试炼者自身就能够满足。

    所以这一次,每一个成功转化的人背后,都有着非同小可的巨头势力,之所以将这些人送来,也是为了夺取一个大域的掌控权,或者至少占据一席之地。

    故而可以说,这些人能拥有而今的实力,都是被全力栽培的结果,纵然九天侯也是如此。

    而秦长风不同,除了得到来自道绣的少许帮助外,他能走到而今,几乎全都是靠的自己。

    正因为如此,才让人感到怪异,这样的试炼者,理论上能走到若琉璃那样,就已经是极限了,而他却彻底打破,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崛起神话,甚至让很多平民试炼者视他为榜样。

    “凭你也想葬下我?!”

    星空巨兽身披虚空神甲,甲外燃烧虚空神火,在死亡之棺内猛烈轰击,想要在自身生机被腐蚀尽之前,破开这口法则之棺脱困而出。

    “你在我眼中,不过就两个字而已——寂寞!”

    不就是比装逼吗,秦长风从来没怕过谁。

    他眼睛都不曾眨动一下,黑色衣袂飘飘,黄泉鬼面森然,双眸沉寂似葬地深渊,忽然间左眼之中血光凝聚,化作一枚符文,穿透虚空,穿透法则壁垒,直接投影照射在了虚无侯巨大的身体之上。

    “啊……”

    惨叫声瞬间炸裂,虚空侯虽然掌握虚空法则部分奥义,但终究还是血肉生命,因此血劫之印对他的伤害依旧大得无法想象。

    在目前这个阶段,唯一避免血劫之印伤害的方式就是躲开秦长风的注视,然而此刻他被封在法则之棺中,如同一只困兽,如何避得开?

    从他被死棺葬下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的陨落!

    “画师侯还等什么,赶紧出手啊!”

    自身无计可施的时候,虚无侯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求救。

    画师侯目中闪过一抹踌躇,显然也在出手与不出手之间有过迟疑,但最终他站了出来,迈步走向秦长风。

    “虚空为纸,星力为墨,神念为笔……我画神灵,神灵敬我当显灵!”

    只见他口中轻吟,虚空中神念纵横飞舞瞬间勾勒出一尊威严伟岸的身影,而后某种莫名的波动一闪,这虚影竟然由虚化实,真的转换为一尊神灵般的存在,血肉充盈,肌肤纹理,丝神态……一切都栩栩如生!

    “由虚化实?”

    秦长风眼睛一亮,随之轻笑:“恰好这一道法则我还是会,咱们也来比比。”

    此刻,他双手撑着圣光权杖如拄长剑,独立虚空,默然俯视苍生,如同亡界来的死神,与虚空合一,与天地相融,竟给人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感觉,仿佛将这片战场都化成了属于他的死亡大墓,说不出的神秘与强大。

    ps:真的尽力啦,整天头晕乏力,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