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咬无崖子!
    

    叶三娘猜到有人要倒霉,但却没想到会是自己。

    啪、啪、啪……

    少林寺内后山菜园内,虚竹扑在长凳上,一名戒律僧捋起他的僧衣,露出他背上肌肤,然后举起“守戒棍”就在背上啪啪的打起了起来。

    不过声音虽然响亮,实际上却是皮痛肉不痛,那戒律僧有十分有分寸,不过是受某人之意,故意寻了个由头来“小惩”一番罢了,所以根本没打到实处。

    数十米外的一片竹林中,叶三娘看着虚竹腰背之间整整的九点香疤,口中痴痴的道:“果真是我儿,果真是我儿……”

    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自己儿子自幼被人抢走,从此骨肉分离,不得相见,她也因此性情大变,喜欢将别人的孩子抢走,玩得半死不活之后再送给其他人家,叫人家亲生父母难以找回,让别人也承受和她一样的痛苦。

    九点香疤就是她留在儿子身上的记号,虚竹背上的疤痕大如铜钱,显然是在他幼年时所烧炙,随着身子长大,香疤也渐渐增大,此时才呈现这副模样。

    更何况,历来和尚都只在头上点戒疤,哪里有点在背上的,所以只见了一眼,叶三娘就已然肯定虚竹就是她的孩子。

    “我……我的儿啊!”叶三娘如痴如狂,张开手臂就要跑过去,被秦长风皱着眉头一把抓住。

    “你现在见他,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个无恶不作的娘,还是想让他爹身败名裂?”

    叶二娘浑身一颤,清醒了大半,说道:“你……你连他爹是谁都知道?”

    秦长风哂笑道:“少林玄字辈高僧,德高望重,还需要我继续么?”

    “不要,不要……”叶二娘吓得面色一白,惊道:“老大,你……你想怎么样?”

    秦长风幽幽道:“我帮你找到了孩儿,还可以帮你把把那个人的身份一直隐藏下去,甚至可以帮你找到仇人报那骨肉分离二十四年的深仇,但要完成这些……你须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叶三娘颤声道,她多少也知道这个老大的性格,他绕这么大一圈来威逼利诱,肯定不会是什么容易的事,甚至她已经有一种预感……很可能是要命的事!

    秦长风嘿嘿一笑,却并不回答,而是淡淡说道:“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还有一个选择的机会给你……你是想让你儿子就这样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还是想让他练成绝世武功,成为天下一等一的高手?”

    叶三娘看向不远处已经受完杖责,模样呆呆起身穿衣的虚竹,苦笑道:“以他的年龄和资质……还有机会练成高深武功吗?”

    “这你不用管,总之我有办法,只问你怎么选。”

    叶三娘看着秦长风高深莫测的样子,想到他往昔展露过的那种令人感到可怕的先知先觉,踟蹰片后说道:“如果老大真有办法,我自然是希望他能练成高深武功。”

    她并没有像某些父母一样说什么只希望孩子与世无争、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就好……做了几十年恶人的她深知这根本就是句屁话!

    她所害过的,哪个不是抱着这样想法的普通人家?

    没有实力,你运气好也许能平安过一生,但更有可能的是面对绝境的时候,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秦长风所谓的办法,自然就是破解珍珑棋局让无崖子传功。

    本来这一世虚竹根本就没有这个机缘了,因为游坦之还好好的呆在聚贤庄,玄痛没有中寒毒,玄难也不会带他去找薛慕华求医,这样一来虚竹甚至连去参加珍珑棋局的机会都没有。

    但如果有秦长风帮他就不一样了,珍珑棋局在知道破解的关键后,再找几个棋艺高超的棋师演练几遍,破局之法几乎手到擒来。

    第二天,秦长风就随便找了个名义,强行把虚竹带下了山。

    一个资质平庸,相貌丑陋的虚字辈弟子,别说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关注,就算虚竹的师父见到秦长风后也不敢阻拦……虽然同为慧字辈,但一个是后山负责种菜的杂役僧,一个是将金刚不坏神功练到了第九重,名满天下的高僧,两者的地位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佛说众生平等,但连佛自己都有罗汉、菩萨和佛陀的等级之分,又怎能平等得了众生。

    在秦长风说明来意后,虚竹的师父只差没有跪着求犹豫的虚竹赶紧走了。

    与此同时,距离秦长风许下的找出凶手的期限也已经所剩不多,玄慈适时的来提醒了他一次,如果完不成承诺,他就要回少林接受惩戒,继续禁足悔过。

    秦长风自然心里有数,等他解决了逍遥派的破事后,这一局差不多就可以着手收官了。

    说到逍遥派,秦长风是真的脑壳疼。

    三个老妖怪一个比一个奇葩,收的徒弟也没一个正常的,包括他自己在内。

    这样一帮子人碰在一起,不用想也知道绝对能擦出璀璨的火花,只不过这火花会要命就是了。

    他所忧虑的是帮李秋水找巫行云报仇不难,问题是报完仇后自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吗?

    李秋水依诺将小无相功剩下秘籍给自己的可能性都接近于零,更别说传授其它武功了。

    换做是秦长风自己,有这么个心黑不要脸的徒弟,也得好好拿捏个十几二十年,甚至一辈子不可。

    所以秦长风准备给自己上两个保险,其中一个就是虚竹。

    在去擂鼓山的路上,虚竹悄悄瞥了眼一直盯着他笑的叶三娘后,轻声在秦长风耳边说道:“师叔,这位女……女施主看弟子的眼神怎么总是怪怪的?”

    秦长风无语的看了眼傻笑的叶三娘一眼,道:“她最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正高兴呢,你别理她就行了。”

    “哦……”虚竹木讷的点了点头,好半天才感觉不对……她找到了儿子望着我笑干嘛?

    但见秦长风面色不虞的样子,却再也不敢多问。

    擂鼓山苏星河摆下珍珑棋局,奉请天下精通棋艺的青年才俊前来破局,以便暗中给无崖子选徒弟。

    其实秦长风很搞不懂这师徒俩……选传人和棋艺有半毛钱关系么?

    这是对我们这种臭棋篓子**裸的歧视!

    与原著相比,这次来的人肯定要少不少。

    首先少林玄难和一帮少林弟子就没来,只来了虚竹一个。

    其次慕容复和段延庆没来,他们都去西夏做自己的春秋大梦去了。

    不过丁春秋是毫无疑问,肯定会来的。

    到了擂鼓山下后,秦长风就径直离开,让叶三娘独自带着虚竹上过去。

    由于他们来得早,所以此时山谷中还没有什么人,叶三娘按照秦长风的吩咐让虚竹直接在苏星河对面坐下,两人之间的石桌上放着一个棋盘。

    苏星河看了他一眼后,道:“小师父可是少林门人,贵派有位法号空愚的高僧,听说风采非凡,他没来吗?”

    虚竹迟疑了一下,想到秦长风的吩咐,最后摇头道:“没有。”

    苏星河明显闪过失望之色,而后叹道:“小师父虽然相貌不符合本门要求,但先师有遗命,此局不论何人,均可入局,在下便陪小师父下完这一句罢,请!”

    苏星河为了躲避丁春秋,被迫装聋作哑,此刻他却开口说话,概因无崖子已经等不了了,所以此次之后便决意与丁春秋一拚死活,也就没有什么顾忌。

    虚竹自然没有丝毫想要破局的意愿,但出于对秦长风这个师叔的敬和畏,却也只得按照早就背好的落子顺序下了起来。

    在此之前,秦长风就已经让人过来试过,并将棋谱记下,在外面用重金找来棋师,提醒第一步要自杀,让他们破解后再逼虚竹将最可能的几种情况都背下,所以他虽然对围棋一知半解,不知道自己落子的含义,但每一步都是破局的最优解!

    片刻后,珍珑棋局一破,苏星河就直接将虚竹请进了谷内的一排木屋中,这里面自然就是无崖子的藏身之所。

    只不过无崖子没有第一时间传功给虚竹,他还想等一个更好的传人。

    然而几个小时候,除了虚竹之外都没有人能再破珍珑棋局,无崖子只能接受这个宿命中的徒弟。

    等他传功完毕,虚竹走出竹屋后,木屋对着山谷尽头的墙壁上突然刷刷的几道剑光唰唰闪过,木板便如没了支撑的门一样倒下,一男一女两个人影随之走了进来。

    已然油尽灯枯,正处于弥留之际的无崖子看到这突然发生的情况,眼睛陡然一亮,回光返照般恢复一丝力气,说道:“两位是什么人?”

    这时,那一身白衣的男子直接朝无崖子拜道:“弟子秦长风拜见无崖子师伯!”

    无崖子浑身一颤,沙哑的声音惊道:“你是谁的弟子?”

    秦长风道:“恩师姓李讳名秋水。”

    “是她!”无崖子脸上露出复杂之色,自言自语般的叹道:“你生得如此风流模样,我早该想到会是她的弟子……”

    秦长风登时无语,满头黑线……这意思是老子是小白脸咯?

    眼见着无崖子又要闭上眼睛,秦长风朝身后穿着紧身皮甲的美女说道:“咬他!”

    ps:十年的基友过来看我,得出发去接他了,所以……今天只有两章,明天的也可能会等到晚上,接受俺的抱歉吧,如果不接受,就用票票砸死俺可好?(本句更新后才加上的,不收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